YY主播苏珊珊锦鲤附身喝奶茶连中五瓶 小卖部老板:怎么又是你?

发布时间:2019-09-30编辑:admin

  经过半个月的激烈之战,崔阿扎、沈曼、田子晴、尐雨熙和苏姗姗五位YY当红电母胜出,成为YY2018年度TOP5主播。这也是YY第一次诞生全是女主播的TOP5。

  在“荷尔蒙经济”下,女主播们似乎成了男性用户最直接的消费对象。然而在这些女主播身上,我们看到了截然不同的另一面。

  她们在生活里磨砺辗转,她们活得清醒热烈,她们不被外界定义,她们只代表自己。

  借此,我们和2018年度TOP5主播进行了一次对话,从她们各自的故事里,找寻散落在每个耀眼动人的光芒背后,那个真实又充满力量的女孩。

  苏姗姗是今年年度盛典中突然杀出来的“黑马”,最终以710万位列Top5的第五位。

  这是苏姗姗第三次参加盛典大战,佛系的她直到4进3之前都没有直播间进行拉票。她笑称自己是“锦鲤”体质。这种体质的好处是,她早早认清了“爱笑的女孩,运气不会太差”的生活真相,活得从来都不强求。

  “今年的TOP5,其实是我直播间的家人送给我三周年的礼物吧。”苏姗姗这么说。

  如果说,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女主播,很多人第一时间会想到:可爱。苏姗姗,就是一个可爱的人。

  “可爱”和“漂亮”、“温柔”、“风情”等任何赞美女性的词都不一样。如果一个女孩子很“可爱”,意味着没有侵略性,那无论做什么都会显得可爱。

  在苏姗姗的直播间,粉丝大都是带着鼓励和宠溺的口吻和她在互动。她唱首歌,五音不全,有些走调,粉丝会和她说:姗姗唱的好棒啊,姗姗今天也要开心哦。

  她曾经自嘲,自己大概是平台里唯一一个完全没有才艺的主播。唱歌不行,聊天也不行,直来直去的经常得罪人,但粉丝依旧觉得她是个“可爱的宝宝”。一个粉丝说,因为她长了一张像杨超越那样小宝宝的脸,“我们不会用成人世界的标准去要求她,她就是一个宝宝,可以犯错,大家心疼她,也乐意帮她。”

  苏姗姗有个习惯,每到一个新的月份,就会在朋友圈发一句:XX月对我好一点。粉丝们看在眼里,决定在第三年,把苏姗姗送上年度盛典的红毯。“但是他们也没有一开始就告诉我的,所以我一开始也是没报什么希望。直播的时候还是吃吃喝喝,各种尬聊,还自言自语说,不知道这次能不能活到大结局。”

  在今年年度4进3的比赛里,神豪苏小凡以及IR公会号一起现身苏姗姗主播间豪刷,在帮助苏姗姗成功晋级后又开始冲刺三强。苏小凡数千组的大飞机起飞,加上IR公会的豪刷,苏姗姗的票数上升到了410万。

  她突然意识到,如果要满足别人的期望的话,压力会很大。但是反过来,如果这些人是一直扶持自己鼓励自己支持自己的人呢?在苏姗姗这里,为了爱自己的人而奋战,可能是今后她选择独自去走的路之一。

  和粉丝财团搞好关系是大多数网络主播的必修课,女主播尤甚。在这点上,苏姗姗无疑是另类了。

  刚开始做直播,她觉得无事可干,“那就唱歌吧。”那时候的她稚嫩,全凭自我感觉,“因为我觉得我唱歌还可以啊,也挺喜欢唱歌的。”没想到一开嗓,直播间唏嘘不已。即便是这样,大家也没有逼迫她去改善什么,“也许,他们喜欢的就是这样有点愣头青的我吧?”苏姗姗笑着说。

  “你在她的脸上找不到一丁点儿妩媚、过分的热情和主播这个身份所需要的职业感。像个小妹妹,或者像自己闺女。”一个孩子已经上高中的女粉丝这样描述苏姗姗。

  这样的评价,我们一般称之为“人设”。不过近几年,我们好像开始讨厌人设了,其实没有,我们讨厌的只是人设崩塌罢了。迅雷79没有右键导出下载列表的功能

  因为才艺大多相同,不外乎唱歌跳舞和脱口秀,女主播在职业周期上变得极其被动,选择余地狭小。尤其对于中途退网后又重回直播间的主播来说,无论老粉丝还是新粉丝,多半都不怎么待见。

  苏姗姗有自己的想法,即使直播期间离开了YY,直到去年7月才回归,一度被人称之为“炒不起来的回锅肉”,她依旧想要做自己的主人。这种底气来源于从小她就有极好的运气,堪称最早的“锦鲤”体质。

  上小学时,在学校门口花了五毛钱抽奖就抽到了价值20多块的多功能文具盒。9岁那年,商场门口搞抽奖大酬宾,她上去一摸就摸到了一台彩电。到了上大学,喝阿萨姆奶茶,她抽到“再来一瓶”,一连中了5次,小卖部老板愣神顶着她说,“怎么又是你?”

  苏姗姗出生在浙江温州,家里还有一个妹妹。在温州一带,生了女儿的家庭,多半希望女儿不要太抛头露面,早点找个体贴多金的夫婿,安心在家相夫教子是最好的。苏姗姗骨头硬,不愿意被人养着,心想,自己可不能变成这么无趣的人。

  在一次和母亲发生口角后,还在念大学的苏姗姗下定决心,不再问家里要生活费。后来她说起自己的这个想法,觉得就像是人生绝境中的某种反抗,“我不能因为经济问题就失去对自己人生的选择啊。”

  独立之路是艰难的。她去应聘过小公司的前台,100块钱一天的传单小妹,甚至还去剧组面试过群众演员,“没办法,他们都不要我。有人说是因为我的长相,一看就不是吃苦耐劳的人”

  最后,饱受打击的苏姗姗接了一份淘宝刷单的兼职,3块钱一单,刚做到第10单就被封了号,当初为了入会交的198块会费也打了水漂。那会儿,直播产业风生水起,她和闺蜜想弄个少女组合去做直播,设备都买齐了,闺蜜临阵脱逃,和她说:“全网都能看到你哎,多不好意思啊。”

  苏姗姗不这么想。她借用了直播设备,什么都没准备就开播了。播了8天,赚了8000块。

  她想撕掉“女孩就应该早点嫁人”的标签。可是,新的标签又是什么呢?她想搞清楚,所以就一直播了下去。

  她并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但她知道自己至少可以做一件事用反差最大的形象去剔除整个社会对年轻女孩固有的偏见。

  自那次母女矛盾爆发后,长达几个月的时间,苏姗姗真的不再问家里要生活费。母亲不放心,打电话问,你哪来的钱啊?一听女儿说是做主播,这个对互联网新生事物一无所知的母亲吓得赶紧在电话里喊:“那算什么工作?你可不能走这条路啊!”

  “女儿做了女主播”的消息在苏姗姗的家乡迅速传开,父亲气得一边骂妻子没把女儿教好,一边骂苏姗姗不孝。

  “好像真的没有。我从小就不怎么在意别人的评价。”苏姗姗说。她其实不是平台上最出众的头部主播,但好在长得乖巧,整天乐呵呵的,不卑不亢,在直播间说的尽是小女孩的那些心思。粉丝对她越来越照顾她认真地回想说,那些或许都是现在某种气质的养成过程。

  也是这份自信,让她不大在意在网络上的身份中途退网会带来什么损失?需要担心什么?虚拟世界里的社交方式是怎样的?

  约三年前的年度大战,大量热钱涌入,背后财团傍身的主播们被网络所追捧,如今经过一轮又一轮的洗牌,业态逐渐回归正常。

  有人会把苏姗姗作为新晋主播和其他元老级主播做对比,她还是想做自己。她一直在讲,自己是幸运的,很“耐撕”。

  她也始终相信,一个人可以达到的上限,最终是由这个人自己决定的。她说她做不到动不动就双手叉腰,一身江湖其自称“老娘”,然后见谁不顺眼就怼回去。

  很多时候明明自己觉得做得很烂,但是拿到的结果偏偏又还好。“如果直播的圈子就是这样的,它可能会推翻你的三观,跟你自己之前所建立的社交体系系完全没有关系,我还能不能接受它?我想了挺长时间,最后觉得,应该是可以的吧。毕竟,这件事让我实现了一部分的财务自由,还让我出了一首单曲,是一种探索不完的乐趣。”

  至今,苏姗姗也不愿意让家里亲戚看自己的直播。有好几次下直播后,母亲不停地担忧网络上的负面消息,为了不受影响,苏姗姗直接把直播间从温州搬到了杭州。“现在他们也不多说什么了,估计是看到我靠自己也过得还挺好,也就慢慢放心了。”

  年度之后,苏姗姗开始了全新的征程。那么未来呢?她到底有没有想过真的去做一个相夫教子的女生?

  “当然有啊!想开一个民宿,养一条大金毛。”苏姗姗说,她算是一个“对自己要求蛮严格的人”,她说,哪怕以后真的去做当家庭妇女也要做得好,学会烧最好的菜,照顾好自己的另一半。

导航栏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高手杀肖公式| 财神504王中王香港挂牌| 港妹最快图库网址| 香港九龙印刷图库| 香港大型免费波肖门尾图库| 跑狗玄机图高手解特| 金算提供香港金算最快开奖| 财神玄机解平一肖| 今期老天机报图| 马会神算至尊高手论坛|